以大連化物所為依托籌建中國科學院潔凈能源創新研究院,乃至最終建立潔凈能源國家實驗室,背后隱含著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戰略思考。

“這幾條線看似簡單,如果分析技術可能性,一條線可以分解出二三十條。”劉中民解釋說。

蔡睿1999年來大連化物所讀書,2005年獲得博士學位后赴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從事博士后研究,2019年再次回到大連化物所工作,現在已經成為分管知識產權、成果轉化及產業化的副所長。

信念促一流

劉中民正在牽頭中科院中長期(2021—2035年)科技發展規劃戰略研究工作中的能源領域專題,目前研究工作仍在繼續,專家組已撰寫了一份摘要提交中科院,并建議國家實施一批重大項目。

“勇爭第一”“不服輸”,可以說是大連化物所最鮮明的精神特質。它像一種符號,會時時浮現在每個人的一言一行中,而這背后是抹不掉的憂患意識。

對于這樣一種發展特色,早在1958年,中科院黨組原書記張勁夫在視察大連化物所時即有過貼切的總結。他肯定了大連化物所的科研實踐特色:任務帶學科。

從90年代的生物工程項目到21世紀的燃料電池動力源、化學激光、天然氣轉化利用、煤制烯烴……

這一概括可以追溯到1956年國家編制《十二年科學技術發展規劃》時提出的“以任務為經、學科為緯”的規劃法。

大連化物所副所長金玉奇1988年來所后,面臨著做基礎還是做應用的選擇。后來他選擇了由張存浩、莊琦、桑鳳亭等科學家開啟的化學激光領域。彼時,化學激光研究被納入剛設立的國家“863”計劃。“國家需要什么,大連化物所就緊緊跟隨”,這是大連化物所留給他的深刻印象。

在大連化物所,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的分界正變得越來越“模糊”。這與化學學科的特點有關?;A帶有應用的影子,應用又有反哺基礎的作用??傮w方向就是:穩住基礎,放開應用。

那么,對于這樣一個龐大的類似聯盟性質的組織,如何保證大家互為補充,甚至形成更強大的合力呢?

上世紀60年代,將原來單一的煤、石油化工催化拓展到物理化學領域,衍生出有機化學、激光化學、分析化學等重要學科,不僅確定了大連化物所的名稱,也奠定了其未來發展的內涵與方向。

隨著世界能源科技的發展,大連化物所重新凝練、強化了學科方向,密切跟蹤、積極布點,聚焦燃料電池與儲能電池技術的研究,在國際上較早啟動了太陽能科學轉化及生物質轉化研究,并逐漸將其發展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學科。

在共和國科技創新的浩蕩隊列中,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以下簡稱大連化物所)是一支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并重、應用研究和技術轉化相結合,以任務帶學科為主要特色的勁旅。她曾因在不同歷史時期急國家之所急,而享譽“代代紅”;又在當下風起云涌的國際科技競爭中奮勇爭先、砥礪前行,被冠以“代代新”。

例如,在研究所召開的務虛會上,大家討論最多的不是當下的成績,而是未來可能面對的挑戰。“外界看到我們如日中天的樣子,但我們內部卻一直在關注甚至焦慮未來5年至10年的發展問題。”蔡睿說。

1949年3月19日,大連化物所的前身——脫胎于南滿中央試驗所的大連大學科學研究所宣告成立。

張勁夫后來在不同場合反復講,久而久之,這條經驗被推廣到整個中科院系統,并在全國科技界起到很好的示范效應。

“他們總能不斷調整研究興趣與方向,無論做什么都做得紅紅火火的。”金玉奇說,這就是大連化物所、化物人的傳統與精神。

提到傳統,不得不提大連化物所內曾爭論一時的“兩個口袋”理論。“兩個口袋”比喻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

“所里有不少科學家,做軍工、做基礎、做應用,三條腿走路,而且走得很成功。”蔡睿說。

曾經,一代代大連化物所人在科學研究的道路上逐夢前行,為祖國科技事業發展作出了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應有的貢獻。未來,大連化物所人科技報國初心不改,將繼續深化體制機制改革,促進重大成果轉化,爭建潔凈能源國家實驗室,向世界一流研究所目標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