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建立健全一個綜合治稅體系
    縱觀黔西南州綜合治稅工作現狀,綜合其目前存在的問題,雖然有規章制度的不完整、組織架構的不完善等諸多問題,但最深層次的原因,是沒有與“互聯網+”及大數據應用牢牢結合,使信息的采集數量以及利用效率十分低下,加上后續管理和跟蹤問效還不到位,嚴重影響了整個綜合治稅工作的拓展和縱深推進。
    綜合治稅根本目的是監控稅源,最終實現依法治稅,而監控稅源就必須依托各方數據的運用分析。目前黔西南州已有兩個綜合治稅平臺——貞豐縣和興義市。貞豐綜合治稅平臺由于不能從技術上控制數據報送的格式,給后期數據處理和應用帶來很多不便,目前只有人工篩選之后加以利用,數據利用效率不高;興義綜合治稅平臺可有效收集第三方涉稅信息,但仍然存在一系列問題:一是數據利用率低,不利于形成大數據;二是平臺建立在因特網上,缺乏完整、具體的信息安全保障;三是缺乏與征管數據的對接,數據錄入依賴人工判斷。
    在以“互聯網+”為標志信息生產力時代的今天,要懂得如何有效借助“互聯網+”的東風,收集、分析、利用好數據,構建稅收綜合管理的新模式,從而提升稅收管理質效,更好地發揮出信息資源在稅收管理中的強大作用。
    黔西南州的綜合治稅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在搭建綜合治稅平臺時仍存在以下幾點問題:
   在現代稅收管理方面,由于“互聯網+稅務”的提出,掃除了多年制約社會綜合治稅建設的主要技術障礙,各地稅務部門紛紛試水,加快推進智慧稅務建設,將綜合治稅互聯網平臺建設進行得如火如荼。依托“互聯網+稅務”的整體行動框架,本文結合黔西南州國稅局的工作實踐,就其建設現狀和問題來探討如何打造黔西南地方特色的綜合數據應用平臺。
    1.充分把握三方需求分析。從政府的角度看,應用各方數據提升政府治理能力是一項重要任務,顯然更愿意建設一個包含涉稅數據以及其他各種數據在內的綜合數據共享平臺;從涉稅信息來源單位看,可能會面對若干個信息需求對象,信息的多頭報送明顯是一種資源的浪費,且報送的結果很可能影響到信息的可信度和可用性;從其他信息來源單位看,也希望建設一個包含各種數據的綜合數據共享平臺的建設。因此,以建設涉稅數據共享平臺為起點,逐步完善各方需求,便最終形成綜合數據共享平臺。
    一、建立綜合治稅平臺的可行性與必要性
    3.統籌細化特色數據利用。綜合治稅最大的難點在于數據的充分利用,稅務管理涉及行業成百上千,收集的數據無法運用到統一的管理模型中,因此,從黔西南州地域特點出發,充分運用“數據交換共享平臺+大數據綜合治稅系統”模式,以重點行業管理模型為主,建立黔西南州統一數據庫,按照稅源監控基礎管理、風險評估管理、稅務稽查管理和稅收分析管理,合理安排推送數據至各單位、各部門落實,逐步建立和完善其余行業管理模塊,將數據采集匯聚、信息自動交換、數據融合分析形成完整鏈條,有效提升稅收管理的法治、共治和善治能力。

    二、當前黔西南州綜合治稅現狀及治稅平臺存在問題
    2.全面考慮平臺技術選型。一是可擴展性,不僅要適應稅源的多樣性,即涉稅數據的種類和數量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變化而不斷擴展,而且要支持從單純的涉稅數據擴展到包含各種數據的綜合數據;二是易用性,一方面要考慮平臺使用者的使用難易程度,若數據共享平臺使用復雜,可能會造成報送的數據不全面、不規范、不真實,另一方面要易于分析利用,若數據不便于應用最終可能會演變成不可用,便失去了數據共享的意義。三是安全性,數據是平臺的核心,數據的安全關乎各方應用單位的使用質量,必須在采集、存儲、加工、應用環節建立起完整的安全體系來保障綜合數據平臺。
    綜合治稅工作涉及多個部門,各相關部門的涉稅信息都是稅源監控的重要信息,若不能實現多方信息共享,綜合治稅將無從談起。黔西南州的興仁、普安、晴隆、望謨、冊亨、安龍6個縣都以政府文件形式明確過綜合治稅相關管理辦法以及收集信息的相關措施,但到目前為止,綜合治稅仍然僅僅停留在文件上,成為一句口號,工作止步不前。一方面是由于沒有建立起以網絡為載體的信息共享平臺,雖然興義市、貞豐縣已著手搭建地方綜合治稅平臺來解決此問題,但從之后的分析可看出,實現真正的信息共享還有相當一段距離;另一方面是各個部門之間的協調存在“瓶頸”,由于重視程度不盡相同,加之各單位各部門都有自己的業務領域和工作職能,本身的工作負荷很重,在缺乏完善的工作協調機制和有效的考核獎懲機制的現實條件下,信息共享往往成為了一句空話。
    “互聯網+稅務”,也并不是簡單的兩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技術以及互聯網的平臺,讓互聯網與稅務工作進行深度融合,創造新的發展生態。國家稅務總局王軍局長在全國稅務系統司局級主要領導干部“互聯網+稅務”專題研討班上突出強調,采集第三方涉稅信息,推進信息共享,有賴于通過稅收征管法的修訂加以規范,有賴于中央各部門信息共享平臺的搭建,而“互聯網+稅務”正是稅收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新領域、新嘗試、新提升。
    作為稅收領域重要一環的綜合治稅,在深入研究其當前存在的突出問題,全面了解“互聯網+”形態優勢的基礎上,我們充分認識到,如果不利用網絡而采用傳統的信息傳遞方式,工作量大,工作效率低,難以形成有效的信息共享機制,進而影響了綜合治稅工作的順利開展。
    (一)社會綜合治稅尚處于初級階段
    要想建立起大數據的綜合治稅系統,收集各方數據信息是最大的難點,首先必須打消各相關單位部門對數據交換存在的疑慮,可采取“制度保障+各單位部門協調”雙模式,通過召開專題會議、單獨約談等方式加強與各單位部門的溝通,進而實現多家單位的信息開放和共享。其次,通過與工商、城建、國土、人社等多個涉稅信息部門建立新增數據定時交換機制,及時將數據采集匯集,構建起以國稅、地稅、財政為主要應用方的綜合治稅應用系統,
    (二)信息共享的“最后一公里”仍未打通
    綜上所述,要強化稅收征管,建立一個以數據交換平臺為基礎的社會綜合治稅共享平臺是必不可少的。
    (二)構建完善兩種信息共享機制
    從整體來說,雖然稅務機關在綜合治稅框架下主動加強與政府相關部門的合作,也獲取了部分有效涉稅信息用于加強稅收征管,但黔西南州的綜合治稅格局仍處于分散式的初級狀態。尤其在貴州這樣一個邊遠、落后地區,由于一系列規范社會綜合治稅的文件級次較低(一般以地方政府文件為主,且大多為地市級甚至縣級政府文件),加上受到了信息技術、網絡技術發展狀況的制約,導致綜合治稅權威性小、信息共享機制不完善、綜合征管效果不佳,使漏征漏管現象依然存在,影響了綜合治稅工作的順利開展,也不符合依法治稅和應收盡收的治稅原則。
    2015年年初黔西南州國稅局聯合州直各部門和全州金融機構及保險行業部門、各縣(市、區)政府和財政等相關部門全面啟動了全州綜合治稅工作,通過聯合眾力開展摸底排查、統計、對中小企業制定優惠政策、加強國有資產管理等工作,逐步形成一個“政府領導、稅務主管、部門配合、司法保障、社會參與”的綜合治稅體系。2015年3月起,黔西南州興義市綜合治稅平臺開始建設,由市國稅局主導建設實施,目前有35家部門、單位上報數據正常,通過綜合治稅平臺,國稅、地稅、電力、水利、煤監等個部門之間可交換有用數據;2015年7月黔西南州貞豐縣綜合治稅平臺投入使用,62家行政企事業單位共同參與縣綜合治稅工作,各參與部門通過專線和專用的電腦連接到財政局架設的FTP服務器實現數據交換。
    綜合治稅工作大體可分為“制度保障——信息共享——分析應用”三個環節,三個環節相互依賴,缺一不可。沒有嚴格、有效的制度作為保障,工作無法正常開展;沒有有效的信息共享手段,分析應用難以進行;沒有分析應用,達不到提高征管質量的最終目的。因此,可以從以下三點進行突破:
    一是加強制度保障。盡管《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管法》對部門加強協作配合、實現信息共享作出了原則規定,但沒有明確具體的法律責任,約束力不強,通過國家立法來明確部門配合的義務和相應的法律責任,提高社會綜合治稅的法律層次,同時加強地方立法,將稅收保障辦法盡快上升為地方性法規,從法律制度上確保社會綜合治稅工作的健康發展;二是加強政府領導。地方政府的強勢領導是推動社會綜合治稅深入開展的關鍵,必須完善綜合治稅工作領導小組,建立州縣聯動機制,明確規定各有關單位和部門的協作職能,同時,定期制定出一系列工作方案,并制定相關考核獎懲,調動各部門參與綜合治稅的積極性和主動性。
    三、黔西南州綜合治稅平臺的實現路徑
    (三)已建平臺的數據未得以充分利用
    (三)有效解決三面數據分析應用